列表详情
首页 > 热门推荐 > 新闻详情

“疫情不退,我不退!” ——追记江苏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厉恩伟

2020-02-26 09:58

记者 胥明虎   通讯员于菁 鹿娅

“疫情不退,我不退!”

这是徐州市铜山区利国镇水利站党支部书记、利国村包村驻队干部厉恩伟在接到防疫任务后立下的誓言。可是2月6日,厉恩伟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中,因过度劳累突发心源性疾病,倒在了抗击疫情的第一线,年仅44岁。徐州市委追授厉恩伟同志“徐州市优秀共产党员”称号。省总工会追授厉恩伟江苏省五一劳动奖章。

冲锋在前,勇当排头兵

利国村是利国镇政府驻地村,人口众多,户籍人口1.3万余人,常驻人口超3万人。疫情防控工作难度大、任务重。患有高血压10年的厉恩伟,没有丝毫犹豫第一时间到岗到位,积极参加利国村的所有防疫工作。在村头巷尾,他和村组干部一起发动疫情防控宣传;在房前屋后,他逐户排查,对外来人员开展拉网式摸排,制定防疫方案,设置交通管制卡口,确保利国村防疫工作全覆盖、无死角、无漏洞。

1月29日晚,利国镇接到区防疫指挥部信息,邻近区确诊患者薛某某曾在利国村组织过聚餐。根据镇党委现场指挥,厉恩伟带队村组干部逐户开展排查,共排查出密切接触者3名,连夜设置集中隔离点,到当晚10时许,密切接触者完成集中隔离。那一晚,他没有休息,时刻关注着被隔离者的身体状况和心理动态,做到隔离不隔心。

勇于担当,坚守最前沿

利国村与山东搭接,人员往来密集,担负着为徐州乃至江苏“守门”的重任。紧邻省界的蔡山卡口,则是重中之重。厉恩伟在全村巡视外,重点到蔡山卡口蹲守。大家劝他,“你看看就行了。”厉恩伟却说:“我年轻,又是党员,没事!”别人都是“三班倒”,他坚持“三班到”,一守就到大半夜。

厉恩伟在镇里的住所离单位不到2千米,但是自大年初一至去世,他却从未在家休息过。为抗击疫情,利国村设置5个防疫检查点,24小时轮班值守。厉恩伟坚持在岗在位,值班人员换班,他还在坚守,有几日直至凌晨才回水利站休息。

2月1日凌晨,利国镇供水主管道爆管,全镇突发停水,厉恩伟接到这个消息时天还没亮。他立即和水利站工作人员一起出发,在天亮前打开全镇备用水源,确保全镇居民的日常用水。

全力以赴,舍家为百姓

厉恩伟走了,这个干起工作就起劲的“铁汉子”,再也不能服务他深爱的家乡了。作为地道的利国人和有28年工龄的水利人,他走遍了利国镇的每一寸土地,摸清了每一处水利设施,他始终致力于找问题、想出路,为利国乃至全区水利事业提出了很多新点子。

“交代给他的事,放心!”说起老部下,利国镇水利站原党支部书记、站长杜长征老泪纵横。2012年,利国镇筹划建设环乡路。由于道路经过河道,镇里请专业公司设计了涵洞。杜长征没想到,平时话不多的厉恩伟提出反对意见。厉恩伟结合现实情况修改方案,最终得到认同。项目施工的两个月,厉恩伟吃住在工地上。“他像钉钉子一样,做啥事都要干好。”2014年,杜长征退居二线,他把接力棒交给了厉恩伟。

利国镇位于泗水河东岸,紧靠微山湖,自古就是漕运重镇,再加上农村吃水、用水的需要,厉恩伟身上的担子不轻。站里3个人,一辆小卡车,周转不过来时,都是厉恩伟开着私家车跑现场。很多村民都知道他的车牌尾号:986,都管他叫“厉站长”。

“要不是厉站长,我这承包地的活儿,早就干不下去了。”种植大户李成礼承包的1400多亩地中,有500多亩涝地,遇到下雨便倒灌,地里的玉米就没收成。“我给厉站长反映,很快就改造,旱涝保收了。”更让李成礼感动的是,农忙时,自己有时使用抽水或灌溉设备时忘了交电费,都是厉恩伟垫付的。

利国镇磊庄村种粮大户权太师种植的250亩玉米,每年都面临水涝灾害。厉恩伟得知后赶去现场查看,确定原因就是排水管涵管径不足且堵塞严重,但重修管涵的资金没有着落。从那以后,厉恩伟就一直将这事挂在心上,每次见到区水务局和镇领导都会唠叨两句,每次谈到困难都一定会列上这一条。终于在他的努力下,项目实施了,管涵重铺了,地头的断桥也修通了,权太师听到厉恩伟去世消息,伤心地哭了,他说:“厉书记为我的事情操碎了心,去年粮食大丰收,想请他到饭店坐一坐,他都拒绝了,还说是他应该做的。这样的干部我信服,打心眼里感激他!”

父续子责,佳话永流传

“发生在厉站长身上的事,没有多么惊天动地,很多都是小事或者是份内事,但是能把这些事用心干好,同样了不起。”厉恩伟曾经的同事孙浩评价说。在利国镇接触了十多个人,几乎每个人说着说着都会掉眼泪,而且都能讲出和厉恩伟有关的事。厉恩伟去世后,村民自发送来的花圈有400多只。

厉恩伟倒下后,他的父亲强忍泪水,对前来探望的人说:“我和共和国同龄,也是一名老党员,恩伟倒下了,我上,他的卡口我来顶!”

其言震山河,其情恸长天。徐州市总工会干部林红岭含泪写下七律一首,道出内心的感佩:“冲锋抗疫立前沿,家在眼边从未还。一世忠诚留旷宇,三生碧血染尘间。子承父业寻常事,父续子责豪壮言。我顶我儿值卡口,待拾胜利慰儿颜!”